禅心悟语:

首页 > 首页栏目 > 佛教故事

养育之恩,当何以为报?

发布时间:2018-03-12 15:33:17 来源:唐山大药王寺

  周末带儿子参加亲子沙龙,沙龙的主题是“守护孝道”。
  
  因为今天的主角是小盆友,所以有幸和他们一起观看了动画片《中华德育故事之大舜》。故事讲述了舜的母亲早亡,继母两面三刀,背后对舜进行各种污蔑、陷害,而舜的父亲又很糊涂。面对继母的虐待,父亲的不信任、暴力,以及弟弟的粗野骄傲,舜对父母并不记恨,反而恭顺有加,与弟弟也很友善。他的孝心感天动地,也感动了尧帝,并禅让帝位于舜……
  
  看完动画片,我不知道五岁的儿子有什么感受,可能他现在还不懂什么是孝,而此时的我已是泪眼滂沱,我想到了我们的父母们。守护孝道,守护安身立命的德行基础,我做到了吗?
  
  我曾以为自己是个很孝顺的人!
  
  小时候,我很听话,是大家口中的“乖乖女”。记得有一次我小叔说我妈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(我还有个妹妹),把我妈气得直哭。那时,我就暗暗发誓:我一定要好好学习,等我长大有本事了,保护妈妈,再也不让人欺负她!所以,我的学习没有让爸妈多操心。大学我选择了离家较远的成都,一来想去外面闯荡闯荡,二来同样的专业,那边的各项费用要比北上广低。当然,还有一个原因,那里是“天府之国”,好吃的多。每年寒暑假,我总会选择买硬座,“咣当咣当”三十多个小时回家。因为,我要把省下来的钱买些当地的特产带回去,也让他们尝尝。大学期间我还算努力,获得保送本校研究生的资格,一番思考后我选择了放弃。最主要的原因是,如果我读了本校研究生,以后留在成都的机率比较大,而父母远在苏州,有个头疼脑热啥的,连个端茶倒水的人都没有(我妹已嫁到外地)。去年妈妈身体不好,我出钱出力,忙前忙后……
  
  对于公婆,我也自认孝顺。和老公结婚我没要一分彩礼钱,我觉得都是一家人,所谓彩礼,不过是左口袋放右口袋罢了。我的父母也很开明,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可以,其他都不重要。甚至,那些三金五金的我也没要,我不爱那些东西,买了也是浪费。现在,婆婆和我们住在一起,同在一个屋檐下,我们没有红过一次脸……
  
  可是,我的这些自认为的“孝”,和父母们的付出相比,那就是九牛一毛!
  
  从小我的身体就不怎么好,没少让父母操心。我出生时正值寒冬,生下来七天就得了新生儿破伤风,俗称“七天风”。那时,一旦得了破伤风,基本就是回天乏术。听妈妈说,因为高热,我的鼻子、嘴巴都歪了,她一度担心万一不能恢复怎么办。爷爷、爸爸、二叔冒着严寒到处找药,妈妈二十四小时看着我,夜不能寐。如此,我的小命算是被捡回来了,也才有如今的暇满人身。小时候家境不算好,但父母总想把最好的给我,特别是精神上,我有满满一大柜子的书,这在我的同学中都是不多见的。现在,父母渐老,心里时刻挂念的还是我们,在父母面前,我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,被他们宠着、护着……
  
  至于公婆,我虽未要彩礼,但我开药房的钱大部分都是他们出的。而婆婆离开熟悉的老家、熟悉的亲朋好友来到苏州照顾我们、照顾孩子,她就是我们的“后勤部长”,把一大家子都照顾得妥妥帖帖。我不吃辣椒,而婆婆和老公是“怕不辣”的湖南人。为了迁就我,婆婆很多菜都不放辣椒,甚至有时单独给我开小灶。我喜欢猫,养了一只猫,婆婆不喜欢猫,但现在也成了一名“铲屎官”。我们没有红过脸,那是因为婆婆大度、慈悲,“大人”不计“小人”过,我们才能相处得和睦融洽。正是有婆婆的付出和支持,我才有时间、精力修习佛法……
  
  父母就是我们的佛菩萨!不养儿,不知父母恩,父母的十大恩德我无以为报。可是,现实生活中,我是怎么报答的呢?
  
  中午吃饭时接到老爸的电话,老爸又下岗了,因为他所在的单位环保不过关,要停业整顿。这是他今年的第二次下岗,第一次也是因为环保问题。
  
  “你先休息一段时间,然后到我这帮我包包快递吧。”我说。
  
  “不要,你不是和圆通公司熟吗?你找他们老板问问缺人不?看看我能不能到他们那边上班。”老爸说。
  
  听老爸这么一说,我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。“你这么大年纪,快递那个活你干不了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?再说,我是谁啊,人家圆通老板凭啥听我的,你到我这不就可以了,干嘛非要去找罪受!”
  
  “你就帮我问问,不行我再想办法。”
  
  挂掉电话,余火未消。我一直觉得老爸脾气犟,一旦决定的事,一百头牛都拉不回。明明可以到我这帮忙,或者再找个轻松点的工作,比如保安、门卫之类。可是,他就是不肯,一点都不听劝,一门心思要去快递公司,我就纳闷了。
  
  “不对,这里面肯定有我不知道的原因”,我心底冒出一个声音。当下便打电话向我妈了解情况。原来,老爸不愿意到我这帮忙,是因为知道我现在不缺人手,不想给我增加负担;而不愿干轻松点的活,是担心太轻松了血压容易高,所以才想到去快递公司。
  
  知道原因的那刻,我心里那个懊悔:父母无时无刻不在替我着想,而我却连“好好和他们说话”都没有做到。我觉得老爸执著,我自己又何尝不